天能动力遭沽空:存财务造假行为 股票价值几乎为零-各种动物交配
  1. 首页
  2. 新闻动态
  3. 正文
编辑:天能动力遭沽空:存财务造假行为 股票价值几乎为零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7日 12:14:51

天能动力遭沽空:存财务造假行为 股票价值几乎为零

主席的博士学位来自未经认可教育机构。张天任董事长在各种公开资料和财报中被称为“ 张博士”。实 际上,他的名誉博士学位是从未经认可的机构(美国加州国际大学)获得的。

审计师在提交科创板上市申请前夕辞职。2019 年 12 月,天能动力的审计师德勤会计师事务所辞职, 理由是“ 与审计有关的专业风险”。同期,公司任命了曾审计各种老千股和仙股的新审计师。更换审计 师的三天后,天能动力的主要业务版块天能电池向上交所提交了其科创板上市申请。

大存大贷和不断攀升的借款。尽管天能声称现金结余丰厚,并有强劲的经营现金流,但天能的借款在 同期却显著增加。天能电池的总借款额从 2016 年底的人民币 34 亿元急速攀升至 2019 年 6 月底的人 民币 66 亿元。特别是在 2019 年上半年,短期借款和应付票据分别增长了人民币 17 亿元和人民币 11 亿元。过去三年来,有着强劲现金流和净利润的天能,为何负债和借款不断升高?

天能动力遭沽空:存财务造假行为 股票价值几乎为零

精心设计股权结构以隐瞒大量关联交易。天能动力长期隐瞒了与沭阳新天,浙江畅通和长兴长顺的关 联交易。这些公司在天能动力 2007 年 IPO 招股说明书中被列为关连人士,但后来都进行了股权重组 以避免在《香港上市规则》之下被定义为“关连人士”。这些公司既是天能电池的客户,又是供应商, 而天能电池已申请豁免不透露这些交易的价格信息。我们取得了这些关联方的工商税务信用报告。报 告显示这些关联方的几乎全部收入都来自于天能。此外,从 2018 年开始,这些关联方的应收账款与 天能电池披露的对这些关联方的应付账款严重不符。我们怀疑天能隐藏了这些关联交易的真实规模, 公司可能有内外两套帐来记录这些交易。

数据中心行情中心资金流向模拟交易客户端5月27日消息,机构CloudyThunder研究对天能动力发布做空报告。CloudyThunder表示,我们正在沽空天能动力(819.HK),因为我们认为该公司存在严重财务造假行为,其股票价值几乎为零。 此外,我们呼吁相关监管机构非常详细地审阅本报告,以对该公司正在进行的分拆并在科创板上市的 申请做出谨慎判断。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热点栏目

夸大产品单价和销量。基于我们对天能电池上市申请材料的分析和尽职调查工作,我们测算出天能 2018 年在新车配套市场除去大电池的平均单价在人民币 109-111 元之间,而公司报告的平均单价为 人民币 117 元。这将导致 2018 年收入和利润虚报约 2-3 亿元。另外,我们向雅迪的两个采购经理和 雅迪高管的咨询访谈让我们相信,天能夸大了 2019 年对雅迪电池销量的近 50%。通过分析天能电池 对上交所问询函的回复中提供的数据,我们认为公司可能严重夸大其在微型电动汽车和特种车辆用大 电池的销售规模,夸大规模在人民币 10 亿级别。并且,根据我们的分销商调研,我们认为天能谎报 了新冠疫情对其业务的影响。

自选股

流回的股息和洗掉假现金的企图。在 2018 年和 2019 年两年里,天能电池向控股公司宣派的股息比天 能动力向其香港股东支付的股息多出人民币 18 亿元之巨。证据清楚地表明,控股公司 2018 年从天能 电池收到而没有派发给香港公众股东的股息中的绝大部分,即人民币 5.35 亿元,又流回了天能电 池。我们怀疑天能电池企图用向控股公司的极高股息洗掉其账上虚假现金余额,而控股公司的真实财 务状况又在科创板上市申请的审计范围之外。

核心发现:严重少计分销商返利,从而夸大利润。我们广泛深入的分销商调研显示,截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天 能对分销商的预提返利少计约人民币 6-7 亿元,少计约 60%。我们认为天能通过做低预提返利严重 虚构 2017 年以来的收入和利润。我们认为,天能的经销商返利体系有着和庞氏骗局类似的特征。当 业务开始下降时(比如 2019 年),天能的返利体系可能会面临崩溃。

余下集团为科创板申请人天能电池输血。天能动力余下集团和科创板申请人天能电池有广泛而大量的 关联交易,余下集团同时是天能电池的大客户和大供应商。余下集团的毛利率不明原因地从 2016- 2017 年的超过 7%骤降至 2018 年的 2%以下 ,这和我们从废电池回收处置行业了解到的利润率和趋 势完全相反。我们怀疑余下集团将其仅有的利润输送给天能电池,以提高天能电池科创板上市估值。

伪造的预付款和其他财务警号。天能电池称截至 2019 年底有人民币 2.5 亿给洛阳永宁有色科技有限 公司的预付款,然而洛阳永宁的信用报告显示其截至 2019 年底只有人民币 1.92 亿元的预收款余额。 我们认为公司可能伪造了预付款以虚构利润。公司过去四年号称花费了人民币 30 亿元的资本开支投 入固定资产建设,但是公司过去四年里没有太多的产能和新业务拓展。另外,近年来天能的库存水平 急剧升高。其主营业务的库存周转天数从 2017 年的 33 天增加到 2019 年的 53 天。所有这些都是不 可忽视的财务警号。

对余下集团再生铅业务的严重虚假陈述。天能电池告诉上海证券交易所,其回收业务是实实在在的生 产型业务。但是根据我们对再生铅行业主要从业者的访谈和对余下业务主体的工商税务财务报表的查 询,我们认为天能约 80%的再生铅业务不过是贸易业务,废弃电池实际上被交由外部再生铅工厂处理。我们从行业顾问那里了解到,天能宁愿使用外部回收服务,也不愿利用自身的回收处理能力,这 主要是从成本效益的角度来考虑。